首页

AD联系:2102450763

官方AG

时间:2020-02-28 17:48:09 作者: 浏览量:48186

AG非凡同享💰【6ag.shop】💰【官方AG】卖草翁——有感重庆80岁老人解放碑卖灯草遭执法欺辱

其一

卖草翁,种草编芯蜀原东。卖草得钱何所用,口中蔬食肚正空。可怜耄耋鬓已斑,心忧谁买愿客涌。日来山城火炉烘,破晓到晚立足痛。人疲心乏仍忧卖,无奈沧桑复古翁。  炫炫孔武来是谁?河蟹使者檐帽儿。手把利器口称滚,回头凶面欲使棍。一声叹,千余悲,怒将城管比耻种。半刻不到警出工,称是误会勿乱动。  

其二:

灯草翁,灯草翁,贩卖灯草闹市中。    灯草卖去何所值,身上衣裳口中食。    灯草早已无用处,解放碑下寄余生。    翩翩黄衣来是谁?手扯灯草叱其归。    解放碑是重庆大客厅,哪容尔辈摆摊灯草翁。    年事已高泪痕满,手扶棒棒起身迟。    怒火燃尽行人目,众臂高呼重庆要和谐。    公安如临大敌起,拖将老者局子去,    “不明真相”万民聚,官**员声称此次执*法无暴*力,    奉劝网民休使气,此等事态且平息。    忽忆幼时诵唐诗,字字句句原来皆玑珠。    灯草翁,灯草翁,恰如唐代卖炭翁,时空错乱古今忧心一体同。    且将敬惜老者泪,尽作耿耿灯火夜不眠。    灯草翁,灯草翁,又让忆起丹麦安徒生。    有谁来卖女孩的火柴,又有谁买过灯草翁用不上的灯芯。    油枯灯残火不灭,抗议只因心中有爱有美不畏怯。    珍重渝城好民众,麻辣鲜香有尊严。    且呼重庆主政者,不忙澄清先道*歉,长使人间寒凉化暖热

卖草翁——有感重庆80岁老人解放碑卖灯草遭执法欺辱

其一

卖草翁,种草编芯蜀原东。卖草得钱何所用,口中蔬食肚正空。可怜耄耋鬓已斑,心忧谁买愿客涌。日来山城火炉烘,破晓到晚立足痛。人疲心乏仍忧卖,无奈沧桑复古翁。  炫炫孔武来是谁?河蟹使者檐帽儿。手把利器口称滚,回头凶面欲使棍。一声叹,千余悲,怒将城管比耻种。半刻不到警出工,称是误会勿乱动。  

其二:

灯草翁,灯草翁,贩卖灯草闹市中。    灯草卖去何所值,身上衣裳口中食。    灯草早已无用处,解放碑下寄余生。    翩翩黄衣来是谁?手扯灯草叱其归。    解放碑是重庆大客厅,哪容尔辈摆摊灯草翁。    年事已高泪痕满,手扶棒棒起身迟。    怒火燃尽行人目,众臂高呼重庆要和谐。    公安如临大敌起,拖将老者局子去,    “不明真相”万民聚,官**员声称此次执*法无暴*力,    奉劝网民休使气,此等事态且平息。    忽忆幼时诵唐诗,字字句句原来皆玑珠。    灯草翁,灯草翁,恰如唐代卖炭翁,时空错乱古今忧心一体同。    且将敬惜老者泪,尽作耿耿灯火夜不眠。    灯草翁,灯草翁,又让忆起丹麦安徒生。    有谁来卖女孩的火柴,又有谁买过灯草翁用不上的灯芯。    油枯灯残火不灭,抗议只因心中有爱有美不畏怯。    珍重渝城好民众,麻辣鲜香有尊严。    且呼重庆主政者,不忙澄清先道*歉,长使人间寒凉化暖热

卖草翁——有感重庆80岁老人解放碑卖灯草遭执法欺辱

其一

卖草翁,种草编芯蜀原东。卖草得钱何所用,口中蔬食肚正空。可怜耄耋鬓已斑,心忧谁买愿客涌。日来山城火炉烘,破晓到晚立足痛。人疲心乏仍忧卖,无奈沧桑复古翁。  炫炫孔武来是谁?河蟹使者檐帽儿。手把利器口称滚,回头凶面欲使棍。一声叹,千余悲,怒将城管比耻种。半刻不到警出工,称是误会勿乱动。  

其二:

灯草翁,灯草翁,贩卖灯草闹市中。    灯草卖去何所值,身上衣裳口中食。    灯草早已无用处,解放碑下寄余生。    翩翩黄衣来是谁?手扯灯草叱其归。    解放碑是重庆大客厅,哪容尔辈摆摊灯草翁。    年事已高泪痕满,手扶棒棒起身迟。    怒火燃尽行人目,众臂高呼重庆要和谐。    公安如临大敌起,拖将老者局子去,    “不明真相”万民聚,官**员声称此次执*法无暴*力,    奉劝网民休使气,此等事态且平息。    忽忆幼时诵唐诗,字字句句原来皆玑珠。    灯草翁,灯草翁,恰如唐代卖炭翁,时空错乱古今忧心一体同。    且将敬惜老者泪,尽作耿耿灯火夜不眠。    灯草翁,灯草翁,又让忆起丹麦安徒生。    有谁来卖女孩的火柴,又有谁买过灯草翁用不上的灯芯。    油枯灯残火不灭,抗议只因心中有爱有美不畏怯。    珍重渝城好民众,麻辣鲜香有尊严。    且呼重庆主政者,不忙澄清先道*歉,长使人间寒凉化暖热

其一

卖草翁,种草编芯蜀原东。卖草得钱何所用,口中蔬食肚正空。可怜耄耋鬓已斑,心忧谁买愿客涌。日来山城火炉烘,破晓到晚立足痛。人疲心乏仍忧卖,无奈沧桑复古翁。  炫炫孔武来是谁?河蟹使者檐帽儿。手把利器口称滚,回头凶面欲使棍。一声叹,千余悲,怒将城管比耻种。半刻不到警出工,称是误会勿乱动。  

其二:

灯草翁,灯草翁,贩卖灯草闹市中。    灯草卖去何所值,身上衣裳口中食。    灯草早已无用处,解放碑下寄余生。    翩翩黄衣来是谁?手扯灯草叱其归。    解放碑是重庆大客厅,哪容尔辈摆摊灯草翁。    年事已高泪痕满,手扶棒棒起身迟。    怒火燃尽行人目,众臂高呼重庆要和谐。    公安如临大敌起,拖将老者局子去,    “不明真相”万民聚,官**员声称此次执*法无暴*力,    奉劝网民休使气,此等事态且平息。    忽忆幼时诵唐诗,字字句句原来皆玑珠。    灯草翁,灯草翁,恰如唐代卖炭翁,时空错乱古今忧心一体同。    且将敬惜老者泪,尽作耿耿灯火夜不眠。    灯草翁,灯草翁,又让忆起丹麦安徒生。    有谁来卖女孩的火柴,又有谁买过灯草翁用不上的灯芯。    油枯灯残火不灭,抗议只因心中有爱有美不畏怯。    珍重渝城好民众,麻辣鲜香有尊严。    且呼重庆主政者,不忙澄清先道*歉,长使人间寒凉化暖热

,见下图

卖草翁——有感重庆80岁老人解放碑卖灯草遭执法欺辱

其一

卖草翁,种草编芯蜀原东。卖草得钱何所用,口中蔬食肚正空。可怜耄耋鬓已斑,心忧谁买愿客涌。日来山城火炉烘,破晓到晚立足痛。人疲心乏仍忧卖,无奈沧桑复古翁。  炫炫孔武来是谁?河蟹使者檐帽儿。手把利器口称滚,回头凶面欲使棍。一声叹,千余悲,怒将城管比耻种。半刻不到警出工,称是误会勿乱动。  

其二:

灯草翁,灯草翁,贩卖灯草闹市中。    灯草卖去何所值,身上衣裳口中食。    灯草早已无用处,解放碑下寄余生。    翩翩黄衣来是谁?手扯灯草叱其归。    解放碑是重庆大客厅,哪容尔辈摆摊灯草翁。    年事已高泪痕满,手扶棒棒起身迟。    怒火燃尽行人目,众臂高呼重庆要和谐。    公安如临大敌起,拖将老者局子去,    “不明真相”万民聚,官**员声称此次执*法无暴*力,    奉劝网民休使气,此等事态且平息。    忽忆幼时诵唐诗,字字句句原来皆玑珠。    灯草翁,灯草翁,恰如唐代卖炭翁,时空错乱古今忧心一体同。    且将敬惜老者泪,尽作耿耿灯火夜不眠。    灯草翁,灯草翁,又让忆起丹麦安徒生。    有谁来卖女孩的火柴,又有谁买过灯草翁用不上的灯芯。    油枯灯残火不灭,抗议只因心中有爱有美不畏怯。    珍重渝城好民众,麻辣鲜香有尊严。    且呼重庆主政者,不忙澄清先道*歉,长使人间寒凉化暖热

卖草翁——有感重庆80岁老人解放碑卖灯草遭执法欺辱,见下图

卖草翁——有感重庆80岁老人解放碑卖灯草遭执法欺辱卖草翁——有感重庆80岁老人解放碑卖灯草遭执法欺辱

其一

卖草翁,种草编芯蜀原东。卖草得钱何所用,口中蔬食肚正空。可怜耄耋鬓已斑,心忧谁买愿客涌。日来山城火炉烘,破晓到晚立足痛。人疲心乏仍忧卖,无奈沧桑复古翁。  炫炫孔武来是谁?河蟹使者檐帽儿。手把利器口称滚,回头凶面欲使棍。一声叹,千余悲,怒将城管比耻种。半刻不到警出工,称是误会勿乱动。  

其二:

灯草翁,灯草翁,贩卖灯草闹市中。    灯草卖去何所值,身上衣裳口中食。    灯草早已无用处,解放碑下寄余生。    翩翩黄衣来是谁?手扯灯草叱其归。    解放碑是重庆大客厅,哪容尔辈摆摊灯草翁。    年事已高泪痕满,手扶棒棒起身迟。    怒火燃尽行人目,众臂高呼重庆要和谐。    公安如临大敌起,拖将老者局子去,    “不明真相”万民聚,官**员声称此次执*法无暴*力,    奉劝网民休使气,此等事态且平息。    忽忆幼时诵唐诗,字字句句原来皆玑珠。    灯草翁,灯草翁,恰如唐代卖炭翁,时空错乱古今忧心一体同。    且将敬惜老者泪,尽作耿耿灯火夜不眠。    灯草翁,灯草翁,又让忆起丹麦安徒生。    有谁来卖女孩的火柴,又有谁买过灯草翁用不上的灯芯。    油枯灯残火不灭,抗议只因心中有爱有美不畏怯。    珍重渝城好民众,麻辣鲜香有尊严。    且呼重庆主政者,不忙澄清先道*歉,长使人间寒凉化暖热

卖草翁——有感重庆80岁老人解放碑卖灯草遭执法欺辱,如下图

其一

卖草翁,种草编芯蜀原东。卖草得钱何所用,口中蔬食肚正空。可怜耄耋鬓已斑,心忧谁买愿客涌。日来山城火炉烘,破晓到晚立足痛。人疲心乏仍忧卖,无奈沧桑复古翁。  炫炫孔武来是谁?河蟹使者檐帽儿。手把利器口称滚,回头凶面欲使棍。一声叹,千余悲,怒将城管比耻种。半刻不到警出工,称是误会勿乱动。  

其二:

灯草翁,灯草翁,贩卖灯草闹市中。    灯草卖去何所值,身上衣裳口中食。    灯草早已无用处,解放碑下寄余生。    翩翩黄衣来是谁?手扯灯草叱其归。    解放碑是重庆大客厅,哪容尔辈摆摊灯草翁。    年事已高泪痕满,手扶棒棒起身迟。    怒火燃尽行人目,众臂高呼重庆要和谐。    公安如临大敌起,拖将老者局子去,    “不明真相”万民聚,官**员声称此次执*法无暴*力,    奉劝网民休使气,此等事态且平息。    忽忆幼时诵唐诗,字字句句原来皆玑珠。    灯草翁,灯草翁,恰如唐代卖炭翁,时空错乱古今忧心一体同。    且将敬惜老者泪,尽作耿耿灯火夜不眠。    灯草翁,灯草翁,又让忆起丹麦安徒生。    有谁来卖女孩的火柴,又有谁买过灯草翁用不上的灯芯。    油枯灯残火不灭,抗议只因心中有爱有美不畏怯。    珍重渝城好民众,麻辣鲜香有尊严。    且呼重庆主政者,不忙澄清先道*歉,长使人间寒凉化暖热

其一

卖草翁,种草编芯蜀原东。卖草得钱何所用,口中蔬食肚正空。可怜耄耋鬓已斑,心忧谁买愿客涌。日来山城火炉烘,破晓到晚立足痛。人疲心乏仍忧卖,无奈沧桑复古翁。  炫炫孔武来是谁?河蟹使者檐帽儿。手把利器口称滚,回头凶面欲使棍。一声叹,千余悲,怒将城管比耻种。半刻不到警出工,称是误会勿乱动。  

其二:

灯草翁,灯草翁,贩卖灯草闹市中。    灯草卖去何所值,身上衣裳口中食。    灯草早已无用处,解放碑下寄余生。    翩翩黄衣来是谁?手扯灯草叱其归。    解放碑是重庆大客厅,哪容尔辈摆摊灯草翁。    年事已高泪痕满,手扶棒棒起身迟。    怒火燃尽行人目,众臂高呼重庆要和谐。    公安如临大敌起,拖将老者局子去,    “不明真相”万民聚,官**员声称此次执*法无暴*力,    奉劝网民休使气,此等事态且平息。    忽忆幼时诵唐诗,字字句句原来皆玑珠。    灯草翁,灯草翁,恰如唐代卖炭翁,时空错乱古今忧心一体同。    且将敬惜老者泪,尽作耿耿灯火夜不眠。    灯草翁,灯草翁,又让忆起丹麦安徒生。    有谁来卖女孩的火柴,又有谁买过灯草翁用不上的灯芯。    油枯灯残火不灭,抗议只因心中有爱有美不畏怯。    珍重渝城好民众,麻辣鲜香有尊严。    且呼重庆主政者,不忙澄清先道*歉,长使人间寒凉化暖热

卖草翁——有感重庆80岁老人解放碑卖灯草遭执法欺辱

如下图

卖草翁——有感重庆80岁老人解放碑卖灯草遭执法欺辱,如下图

卖草翁——有感重庆80岁老人解放碑卖灯草遭执法欺辱卖草翁——有感重庆80岁老人解放碑卖灯草遭执法欺辱,见图

官方AG卖草翁——有感重庆80岁老人解放碑卖灯草遭执法欺辱卖草翁——有感重庆80岁老人解放碑卖灯草遭执法欺辱卖草翁——有感重庆80岁老人解放碑卖灯草遭执法欺辱

其一

卖草翁,种草编芯蜀原东。卖草得钱何所用,口中蔬食肚正空。可怜耄耋鬓已斑,心忧谁买愿客涌。日来山城火炉烘,破晓到晚立足痛。人疲心乏仍忧卖,无奈沧桑复古翁。  炫炫孔武来是谁?河蟹使者檐帽儿。手把利器口称滚,回头凶面欲使棍。一声叹,千余悲,怒将城管比耻种。半刻不到警出工,称是误会勿乱动。  

其二:

灯草翁,灯草翁,贩卖灯草闹市中。    灯草卖去何所值,身上衣裳口中食。    灯草早已无用处,解放碑下寄余生。    翩翩黄衣来是谁?手扯灯草叱其归。    解放碑是重庆大客厅,哪容尔辈摆摊灯草翁。    年事已高泪痕满,手扶棒棒起身迟。    怒火燃尽行人目,众臂高呼重庆要和谐。    公安如临大敌起,拖将老者局子去,    “不明真相”万民聚,官**员声称此次执*法无暴*力,    奉劝网民休使气,此等事态且平息。    忽忆幼时诵唐诗,字字句句原来皆玑珠。    灯草翁,灯草翁,恰如唐代卖炭翁,时空错乱古今忧心一体同。    且将敬惜老者泪,尽作耿耿灯火夜不眠。    灯草翁,灯草翁,又让忆起丹麦安徒生。    有谁来卖女孩的火柴,又有谁买过灯草翁用不上的灯芯。    油枯灯残火不灭,抗议只因心中有爱有美不畏怯。    珍重渝城好民众,麻辣鲜香有尊严。    且呼重庆主政者,不忙澄清先道*歉,长使人间寒凉化暖热

其一

卖草翁,种草编芯蜀原东。卖草得钱何所用,口中蔬食肚正空。可怜耄耋鬓已斑,心忧谁买愿客涌。日来山城火炉烘,破晓到晚立足痛。人疲心乏仍忧卖,无奈沧桑复古翁。  炫炫孔武来是谁?河蟹使者檐帽儿。手把利器口称滚,回头凶面欲使棍。一声叹,千余悲,怒将城管比耻种。半刻不到警出工,称是误会勿乱动。  

其二:

灯草翁,灯草翁,贩卖灯草闹市中。    灯草卖去何所值,身上衣裳口中食。    灯草早已无用处,解放碑下寄余生。    翩翩黄衣来是谁?手扯灯草叱其归。    解放碑是重庆大客厅,哪容尔辈摆摊灯草翁。    年事已高泪痕满,手扶棒棒起身迟。    怒火燃尽行人目,众臂高呼重庆要和谐。    公安如临大敌起,拖将老者局子去,    “不明真相”万民聚,官**员声称此次执*法无暴*力,    奉劝网民休使气,此等事态且平息。    忽忆幼时诵唐诗,字字句句原来皆玑珠。    灯草翁,灯草翁,恰如唐代卖炭翁,时空错乱古今忧心一体同。    且将敬惜老者泪,尽作耿耿灯火夜不眠。    灯草翁,灯草翁,又让忆起丹麦安徒生。    有谁来卖女孩的火柴,又有谁买过灯草翁用不上的灯芯。    油枯灯残火不灭,抗议只因心中有爱有美不畏怯。    珍重渝城好民众,麻辣鲜香有尊严。    且呼重庆主政者,不忙澄清先道*歉,长使人间寒凉化暖热

卖草翁——有感重庆80岁老人解放碑卖灯草遭执法欺辱卖草翁——有感重庆80岁老人解放碑卖灯草遭执法欺辱

其一

卖草翁,种草编芯蜀原东。卖草得钱何所用,口中蔬食肚正空。可怜耄耋鬓已斑,心忧谁买愿客涌。日来山城火炉烘,破晓到晚立足痛。人疲心乏仍忧卖,无奈沧桑复古翁。  炫炫孔武来是谁?河蟹使者檐帽儿。手把利器口称滚,回头凶面欲使棍。一声叹,千余悲,怒将城管比耻种。半刻不到警出工,称是误会勿乱动。  

其二:

灯草翁,灯草翁,贩卖灯草闹市中。    灯草卖去何所值,身上衣裳口中食。    灯草早已无用处,解放碑下寄余生。    翩翩黄衣来是谁?手扯灯草叱其归。    解放碑是重庆大客厅,哪容尔辈摆摊灯草翁。    年事已高泪痕满,手扶棒棒起身迟。    怒火燃尽行人目,众臂高呼重庆要和谐。    公安如临大敌起,拖将老者局子去,    “不明真相”万民聚,官**员声称此次执*法无暴*力,    奉劝网民休使气,此等事态且平息。    忽忆幼时诵唐诗,字字句句原来皆玑珠。    灯草翁,灯草翁,恰如唐代卖炭翁,时空错乱古今忧心一体同。    且将敬惜老者泪,尽作耿耿灯火夜不眠。    灯草翁,灯草翁,又让忆起丹麦安徒生。    有谁来卖女孩的火柴,又有谁买过灯草翁用不上的灯芯。    油枯灯残火不灭,抗议只因心中有爱有美不畏怯。    珍重渝城好民众,麻辣鲜香有尊严。    且呼重庆主政者,不忙澄清先道*歉,长使人间寒凉化暖热

其一

卖草翁,种草编芯蜀原东。卖草得钱何所用,口中蔬食肚正空。可怜耄耋鬓已斑,心忧谁买愿客涌。日来山城火炉烘,破晓到晚立足痛。人疲心乏仍忧卖,无奈沧桑复古翁。  炫炫孔武来是谁?河蟹使者檐帽儿。手把利器口称滚,回头凶面欲使棍。一声叹,千余悲,怒将城管比耻种。半刻不到警出工,称是误会勿乱动。  

其二:

灯草翁,灯草翁,贩卖灯草闹市中。    灯草卖去何所值,身上衣裳口中食。    灯草早已无用处,解放碑下寄余生。    翩翩黄衣来是谁?手扯灯草叱其归。    解放碑是重庆大客厅,哪容尔辈摆摊灯草翁。    年事已高泪痕满,手扶棒棒起身迟。    怒火燃尽行人目,众臂高呼重庆要和谐。    公安如临大敌起,拖将老者局子去,    “不明真相”万民聚,官**员声称此次执*法无暴*力,    奉劝网民休使气,此等事态且平息。    忽忆幼时诵唐诗,字字句句原来皆玑珠。    灯草翁,灯草翁,恰如唐代卖炭翁,时空错乱古今忧心一体同。    且将敬惜老者泪,尽作耿耿灯火夜不眠。    灯草翁,灯草翁,又让忆起丹麦安徒生。    有谁来卖女孩的火柴,又有谁买过灯草翁用不上的灯芯。    油枯灯残火不灭,抗议只因心中有爱有美不畏怯。    珍重渝城好民众,麻辣鲜香有尊严。    且呼重庆主政者,不忙澄清先道*歉,长使人间寒凉化暖热

卖草翁——有感重庆80岁老人解放碑卖灯草遭执法欺辱

其一

卖草翁,种草编芯蜀原东。卖草得钱何所用,口中蔬食肚正空。可怜耄耋鬓已斑,心忧谁买愿客涌。日来山城火炉烘,破晓到晚立足痛。人疲心乏仍忧卖,无奈沧桑复古翁。  炫炫孔武来是谁?河蟹使者檐帽儿。手把利器口称滚,回头凶面欲使棍。一声叹,千余悲,怒将城管比耻种。半刻不到警出工,称是误会勿乱动。  

其二:

灯草翁,灯草翁,贩卖灯草闹市中。    灯草卖去何所值,身上衣裳口中食。    灯草早已无用处,解放碑下寄余生。    翩翩黄衣来是谁?手扯灯草叱其归。    解放碑是重庆大客厅,哪容尔辈摆摊灯草翁。    年事已高泪痕满,手扶棒棒起身迟。    怒火燃尽行人目,众臂高呼重庆要和谐。    公安如临大敌起,拖将老者局子去,    “不明真相”万民聚,官**员声称此次执*法无暴*力,    奉劝网民休使气,此等事态且平息。    忽忆幼时诵唐诗,字字句句原来皆玑珠。    灯草翁,灯草翁,恰如唐代卖炭翁,时空错乱古今忧心一体同。    且将敬惜老者泪,尽作耿耿灯火夜不眠。    灯草翁,灯草翁,又让忆起丹麦安徒生。    有谁来卖女孩的火柴,又有谁买过灯草翁用不上的灯芯。    油枯灯残火不灭,抗议只因心中有爱有美不畏怯。    珍重渝城好民众,麻辣鲜香有尊严。    且呼重庆主政者,不忙澄清先道*歉,长使人间寒凉化暖热

其一

卖草翁,种草编芯蜀原东。卖草得钱何所用,口中蔬食肚正空。可怜耄耋鬓已斑,心忧谁买愿客涌。日来山城火炉烘,破晓到晚立足痛。人疲心乏仍忧卖,无奈沧桑复古翁。  炫炫孔武来是谁?河蟹使者檐帽儿。手把利器口称滚,回头凶面欲使棍。一声叹,千余悲,怒将城管比耻种。半刻不到警出工,称是误会勿乱动。  

其二:

灯草翁,灯草翁,贩卖灯草闹市中。    灯草卖去何所值,身上衣裳口中食。    灯草早已无用处,解放碑下寄余生。    翩翩黄衣来是谁?手扯灯草叱其归。    解放碑是重庆大客厅,哪容尔辈摆摊灯草翁。    年事已高泪痕满,手扶棒棒起身迟。    怒火燃尽行人目,众臂高呼重庆要和谐。    公安如临大敌起,拖将老者局子去,    “不明真相”万民聚,官**员声称此次执*法无暴*力,    奉劝网民休使气,此等事态且平息。    忽忆幼时诵唐诗,字字句句原来皆玑珠。    灯草翁,灯草翁,恰如唐代卖炭翁,时空错乱古今忧心一体同。    且将敬惜老者泪,尽作耿耿灯火夜不眠。    灯草翁,灯草翁,又让忆起丹麦安徒生。    有谁来卖女孩的火柴,又有谁买过灯草翁用不上的灯芯。    油枯灯残火不灭,抗议只因心中有爱有美不畏怯。    珍重渝城好民众,麻辣鲜香有尊严。    且呼重庆主政者,不忙澄清先道*歉,长使人间寒凉化暖热

卖草翁——有感重庆80岁老人解放碑卖灯草遭执法欺辱卖草翁——有感重庆80岁老人解放碑卖灯草遭执法欺辱卖草翁——有感重庆80岁老人解放碑卖灯草遭执法欺辱卖草翁——有感重庆80岁老人解放碑卖灯草遭执法欺辱

其一

卖草翁,种草编芯蜀原东。卖草得钱何所用,口中蔬食肚正空。可怜耄耋鬓已斑,心忧谁买愿客涌。日来山城火炉烘,破晓到晚立足痛。人疲心乏仍忧卖,无奈沧桑复古翁。  炫炫孔武来是谁?河蟹使者檐帽儿。手把利器口称滚,回头凶面欲使棍。一声叹,千余悲,怒将城管比耻种。半刻不到警出工,称是误会勿乱动。  

其二:

灯草翁,灯草翁,贩卖灯草闹市中。    灯草卖去何所值,身上衣裳口中食。    灯草早已无用处,解放碑下寄余生。    翩翩黄衣来是谁?手扯灯草叱其归。    解放碑是重庆大客厅,哪容尔辈摆摊灯草翁。    年事已高泪痕满,手扶棒棒起身迟。    怒火燃尽行人目,众臂高呼重庆要和谐。    公安如临大敌起,拖将老者局子去,    “不明真相”万民聚,官**员声称此次执*法无暴*力,    奉劝网民休使气,此等事态且平息。    忽忆幼时诵唐诗,字字句句原来皆玑珠。    灯草翁,灯草翁,恰如唐代卖炭翁,时空错乱古今忧心一体同。    且将敬惜老者泪,尽作耿耿灯火夜不眠。    灯草翁,灯草翁,又让忆起丹麦安徒生。    有谁来卖女孩的火柴,又有谁买过灯草翁用不上的灯芯。    油枯灯残火不灭,抗议只因心中有爱有美不畏怯。    珍重渝城好民众,麻辣鲜香有尊严。    且呼重庆主政者,不忙澄清先道*歉,长使人间寒凉化暖热

卖草翁——有感重庆80岁老人解放碑卖灯草遭执法欺辱

其一

卖草翁,种草编芯蜀原东。卖草得钱何所用,口中蔬食肚正空。可怜耄耋鬓已斑,心忧谁买愿客涌。日来山城火炉烘,破晓到晚立足痛。人疲心乏仍忧卖,无奈沧桑复古翁。  炫炫孔武来是谁?河蟹使者檐帽儿。手把利器口称滚,回头凶面欲使棍。一声叹,千余悲,怒将城管比耻种。半刻不到警出工,称是误会勿乱动。  

其二:

灯草翁,灯草翁,贩卖灯草闹市中。    灯草卖去何所值,身上衣裳口中食。    灯草早已无用处,解放碑下寄余生。    翩翩黄衣来是谁?手扯灯草叱其归。    解放碑是重庆大客厅,哪容尔辈摆摊灯草翁。    年事已高泪痕满,手扶棒棒起身迟。    怒火燃尽行人目,众臂高呼重庆要和谐。    公安如临大敌起,拖将老者局子去,    “不明真相”万民聚,官**员声称此次执*法无暴*力,    奉劝网民休使气,此等事态且平息。    忽忆幼时诵唐诗,字字句句原来皆玑珠。    灯草翁,灯草翁,恰如唐代卖炭翁,时空错乱古今忧心一体同。    且将敬惜老者泪,尽作耿耿灯火夜不眠。    灯草翁,灯草翁,又让忆起丹麦安徒生。    有谁来卖女孩的火柴,又有谁买过灯草翁用不上的灯芯。    油枯灯残火不灭,抗议只因心中有爱有美不畏怯。    珍重渝城好民众,麻辣鲜香有尊严。    且呼重庆主政者,不忙澄清先道*歉,长使人间寒凉化暖热

其一

卖草翁,种草编芯蜀原东。卖草得钱何所用,口中蔬食肚正空。可怜耄耋鬓已斑,心忧谁买愿客涌。日来山城火炉烘,破晓到晚立足痛。人疲心乏仍忧卖,无奈沧桑复古翁。  炫炫孔武来是谁?河蟹使者檐帽儿。手把利器口称滚,回头凶面欲使棍。一声叹,千余悲,怒将城管比耻种。半刻不到警出工,称是误会勿乱动。  

其二:

灯草翁,灯草翁,贩卖灯草闹市中。    灯草卖去何所值,身上衣裳口中食。    灯草早已无用处,解放碑下寄余生。    翩翩黄衣来是谁?手扯灯草叱其归。    解放碑是重庆大客厅,哪容尔辈摆摊灯草翁。    年事已高泪痕满,手扶棒棒起身迟。    怒火燃尽行人目,众臂高呼重庆要和谐。    公安如临大敌起,拖将老者局子去,    “不明真相”万民聚,官**员声称此次执*法无暴*力,    奉劝网民休使气,此等事态且平息。    忽忆幼时诵唐诗,字字句句原来皆玑珠。    灯草翁,灯草翁,恰如唐代卖炭翁,时空错乱古今忧心一体同。    且将敬惜老者泪,尽作耿耿灯火夜不眠。    灯草翁,灯草翁,又让忆起丹麦安徒生。    有谁来卖女孩的火柴,又有谁买过灯草翁用不上的灯芯。    油枯灯残火不灭,抗议只因心中有爱有美不畏怯。    珍重渝城好民众,麻辣鲜香有尊严。    且呼重庆主政者,不忙澄清先道*歉,长使人间寒凉化暖热

其一

卖草翁,种草编芯蜀原东。卖草得钱何所用,口中蔬食肚正空。可怜耄耋鬓已斑,心忧谁买愿客涌。日来山城火炉烘,破晓到晚立足痛。人疲心乏仍忧卖,无奈沧桑复古翁。  炫炫孔武来是谁?河蟹使者檐帽儿。手把利器口称滚,回头凶面欲使棍。一声叹,千余悲,怒将城管比耻种。半刻不到警出工,称是误会勿乱动。  

其二:

灯草翁,灯草翁,贩卖灯草闹市中。    灯草卖去何所值,身上衣裳口中食。    灯草早已无用处,解放碑下寄余生。    翩翩黄衣来是谁?手扯灯草叱其归。    解放碑是重庆大客厅,哪容尔辈摆摊灯草翁。    年事已高泪痕满,手扶棒棒起身迟。    怒火燃尽行人目,众臂高呼重庆要和谐。    公安如临大敌起,拖将老者局子去,    “不明真相”万民聚,官**员声称此次执*法无暴*力,    奉劝网民休使气,此等事态且平息。    忽忆幼时诵唐诗,字字句句原来皆玑珠。    灯草翁,灯草翁,恰如唐代卖炭翁,时空错乱古今忧心一体同。    且将敬惜老者泪,尽作耿耿灯火夜不眠。    灯草翁,灯草翁,又让忆起丹麦安徒生。    有谁来卖女孩的火柴,又有谁买过灯草翁用不上的灯芯。    油枯灯残火不灭,抗议只因心中有爱有美不畏怯。    珍重渝城好民众,麻辣鲜香有尊严。    且呼重庆主政者,不忙澄清先道*歉,长使人间寒凉化暖热

卖草翁——有感重庆80岁老人解放碑卖灯草遭执法欺辱卖草翁——有感重庆80岁老人解放碑卖灯草遭执法欺辱卖草翁——有感重庆80岁老人解放碑卖灯草遭执法欺辱

其一

卖草翁,种草编芯蜀原东。卖草得钱何所用,口中蔬食肚正空。可怜耄耋鬓已斑,心忧谁买愿客涌。日来山城火炉烘,破晓到晚立足痛。人疲心乏仍忧卖,无奈沧桑复古翁。  炫炫孔武来是谁?河蟹使者檐帽儿。手把利器口称滚,回头凶面欲使棍。一声叹,千余悲,怒将城管比耻种。半刻不到警出工,称是误会勿乱动。  

其二:

灯草翁,灯草翁,贩卖灯草闹市中。    灯草卖去何所值,身上衣裳口中食。    灯草早已无用处,解放碑下寄余生。    翩翩黄衣来是谁?手扯灯草叱其归。    解放碑是重庆大客厅,哪容尔辈摆摊灯草翁。    年事已高泪痕满,手扶棒棒起身迟。    怒火燃尽行人目,众臂高呼重庆要和谐。    公安如临大敌起,拖将老者局子去,    “不明真相”万民聚,官**员声称此次执*法无暴*力,    奉劝网民休使气,此等事态且平息。    忽忆幼时诵唐诗,字字句句原来皆玑珠。    灯草翁,灯草翁,恰如唐代卖炭翁,时空错乱古今忧心一体同。    且将敬惜老者泪,尽作耿耿灯火夜不眠。    灯草翁,灯草翁,又让忆起丹麦安徒生。    有谁来卖女孩的火柴,又有谁买过灯草翁用不上的灯芯。    油枯灯残火不灭,抗议只因心中有爱有美不畏怯。    珍重渝城好民众,麻辣鲜香有尊严。    且呼重庆主政者,不忙澄清先道*歉,长使人间寒凉化暖热

卖草翁——有感重庆80岁老人解放碑卖灯草遭执法欺辱

官方AG卖草翁——有感重庆80岁老人解放碑卖灯草遭执法欺辱

卖草翁——有感重庆80岁老人解放碑卖灯草遭执法欺辱卖草翁——有感重庆80岁老人解放碑卖灯草遭执法欺辱卖草翁——有感重庆80岁老人解放碑卖灯草遭执法欺辱卖草翁——有感重庆80岁老人解放碑卖灯草遭执法欺辱卖草翁——有感重庆80岁老人解放碑卖灯草遭执法欺辱

其一

卖草翁,种草编芯蜀原东。卖草得钱何所用,口中蔬食肚正空。可怜耄耋鬓已斑,心忧谁买愿客涌。日来山城火炉烘,破晓到晚立足痛。人疲心乏仍忧卖,无奈沧桑复古翁。  炫炫孔武来是谁?河蟹使者檐帽儿。手把利器口称滚,回头凶面欲使棍。一声叹,千余悲,怒将城管比耻种。半刻不到警出工,称是误会勿乱动。  

其二:

灯草翁,灯草翁,贩卖灯草闹市中。    灯草卖去何所值,身上衣裳口中食。    灯草早已无用处,解放碑下寄余生。    翩翩黄衣来是谁?手扯灯草叱其归。    解放碑是重庆大客厅,哪容尔辈摆摊灯草翁。    年事已高泪痕满,手扶棒棒起身迟。    怒火燃尽行人目,众臂高呼重庆要和谐。    公安如临大敌起,拖将老者局子去,    “不明真相”万民聚,官**员声称此次执*法无暴*力,    奉劝网民休使气,此等事态且平息。    忽忆幼时诵唐诗,字字句句原来皆玑珠。    灯草翁,灯草翁,恰如唐代卖炭翁,时空错乱古今忧心一体同。    且将敬惜老者泪,尽作耿耿灯火夜不眠。    灯草翁,灯草翁,又让忆起丹麦安徒生。    有谁来卖女孩的火柴,又有谁买过灯草翁用不上的灯芯。    油枯灯残火不灭,抗议只因心中有爱有美不畏怯。    珍重渝城好民众,麻辣鲜香有尊严。    且呼重庆主政者,不忙澄清先道*歉,长使人间寒凉化暖热

卖草翁——有感重庆80岁老人解放碑卖灯草遭执法欺辱

其一

卖草翁,种草编芯蜀原东。卖草得钱何所用,口中蔬食肚正空。可怜耄耋鬓已斑,心忧谁买愿客涌。日来山城火炉烘,破晓到晚立足痛。人疲心乏仍忧卖,无奈沧桑复古翁。  炫炫孔武来是谁?河蟹使者檐帽儿。手把利器口称滚,回头凶面欲使棍。一声叹,千余悲,怒将城管比耻种。半刻不到警出工,称是误会勿乱动。  

其二:

灯草翁,灯草翁,贩卖灯草闹市中。    灯草卖去何所值,身上衣裳口中食。    灯草早已无用处,解放碑下寄余生。    翩翩黄衣来是谁?手扯灯草叱其归。    解放碑是重庆大客厅,哪容尔辈摆摊灯草翁。    年事已高泪痕满,手扶棒棒起身迟。    怒火燃尽行人目,众臂高呼重庆要和谐。    公安如临大敌起,拖将老者局子去,    “不明真相”万民聚,官**员声称此次执*法无暴*力,    奉劝网民休使气,此等事态且平息。    忽忆幼时诵唐诗,字字句句原来皆玑珠。    灯草翁,灯草翁,恰如唐代卖炭翁,时空错乱古今忧心一体同。    且将敬惜老者泪,尽作耿耿灯火夜不眠。    灯草翁,灯草翁,又让忆起丹麦安徒生。    有谁来卖女孩的火柴,又有谁买过灯草翁用不上的灯芯。    油枯灯残火不灭,抗议只因心中有爱有美不畏怯。    珍重渝城好民众,麻辣鲜香有尊严。    且呼重庆主政者,不忙澄清先道*歉,长使人间寒凉化暖热

卖草翁——有感重庆80岁老人解放碑卖灯草遭执法欺辱。

卖草翁——有感重庆80岁老人解放碑卖灯草遭执法欺辱

1.

其一

卖草翁,种草编芯蜀原东。卖草得钱何所用,口中蔬食肚正空。可怜耄耋鬓已斑,心忧谁买愿客涌。日来山城火炉烘,破晓到晚立足痛。人疲心乏仍忧卖,无奈沧桑复古翁。  炫炫孔武来是谁?河蟹使者檐帽儿。手把利器口称滚,回头凶面欲使棍。一声叹,千余悲,怒将城管比耻种。半刻不到警出工,称是误会勿乱动。  

其二:

灯草翁,灯草翁,贩卖灯草闹市中。    灯草卖去何所值,身上衣裳口中食。    灯草早已无用处,解放碑下寄余生。    翩翩黄衣来是谁?手扯灯草叱其归。    解放碑是重庆大客厅,哪容尔辈摆摊灯草翁。    年事已高泪痕满,手扶棒棒起身迟。    怒火燃尽行人目,众臂高呼重庆要和谐。    公安如临大敌起,拖将老者局子去,    “不明真相”万民聚,官**员声称此次执*法无暴*力,    奉劝网民休使气,此等事态且平息。    忽忆幼时诵唐诗,字字句句原来皆玑珠。    灯草翁,灯草翁,恰如唐代卖炭翁,时空错乱古今忧心一体同。    且将敬惜老者泪,尽作耿耿灯火夜不眠。    灯草翁,灯草翁,又让忆起丹麦安徒生。    有谁来卖女孩的火柴,又有谁买过灯草翁用不上的灯芯。    油枯灯残火不灭,抗议只因心中有爱有美不畏怯。    珍重渝城好民众,麻辣鲜香有尊严。    且呼重庆主政者,不忙澄清先道*歉,长使人间寒凉化暖热

其一

卖草翁,种草编芯蜀原东。卖草得钱何所用,口中蔬食肚正空。可怜耄耋鬓已斑,心忧谁买愿客涌。日来山城火炉烘,破晓到晚立足痛。人疲心乏仍忧卖,无奈沧桑复古翁。  炫炫孔武来是谁?河蟹使者檐帽儿。手把利器口称滚,回头凶面欲使棍。一声叹,千余悲,怒将城管比耻种。半刻不到警出工,称是误会勿乱动。  

其二:

灯草翁,灯草翁,贩卖灯草闹市中。    灯草卖去何所值,身上衣裳口中食。    灯草早已无用处,解放碑下寄余生。    翩翩黄衣来是谁?手扯灯草叱其归。    解放碑是重庆大客厅,哪容尔辈摆摊灯草翁。    年事已高泪痕满,手扶棒棒起身迟。    怒火燃尽行人目,众臂高呼重庆要和谐。    公安如临大敌起,拖将老者局子去,    “不明真相”万民聚,官**员声称此次执*法无暴*力,    奉劝网民休使气,此等事态且平息。    忽忆幼时诵唐诗,字字句句原来皆玑珠。    灯草翁,灯草翁,恰如唐代卖炭翁,时空错乱古今忧心一体同。    且将敬惜老者泪,尽作耿耿灯火夜不眠。    灯草翁,灯草翁,又让忆起丹麦安徒生。    有谁来卖女孩的火柴,又有谁买过灯草翁用不上的灯芯。    油枯灯残火不灭,抗议只因心中有爱有美不畏怯。    珍重渝城好民众,麻辣鲜香有尊严。    且呼重庆主政者,不忙澄清先道*歉,长使人间寒凉化暖热

其一

卖草翁,种草编芯蜀原东。卖草得钱何所用,口中蔬食肚正空。可怜耄耋鬓已斑,心忧谁买愿客涌。日来山城火炉烘,破晓到晚立足痛。人疲心乏仍忧卖,无奈沧桑复古翁。  炫炫孔武来是谁?河蟹使者檐帽儿。手把利器口称滚,回头凶面欲使棍。一声叹,千余悲,怒将城管比耻种。半刻不到警出工,称是误会勿乱动。  

其二:

灯草翁,灯草翁,贩卖灯草闹市中。    灯草卖去何所值,身上衣裳口中食。    灯草早已无用处,解放碑下寄余生。    翩翩黄衣来是谁?手扯灯草叱其归。    解放碑是重庆大客厅,哪容尔辈摆摊灯草翁。    年事已高泪痕满,手扶棒棒起身迟。    怒火燃尽行人目,众臂高呼重庆要和谐。    公安如临大敌起,拖将老者局子去,    “不明真相”万民聚,官**员声称此次执*法无暴*力,    奉劝网民休使气,此等事态且平息。    忽忆幼时诵唐诗,字字句句原来皆玑珠。    灯草翁,灯草翁,恰如唐代卖炭翁,时空错乱古今忧心一体同。    且将敬惜老者泪,尽作耿耿灯火夜不眠。    灯草翁,灯草翁,又让忆起丹麦安徒生。    有谁来卖女孩的火柴,又有谁买过灯草翁用不上的灯芯。    油枯灯残火不灭,抗议只因心中有爱有美不畏怯。    珍重渝城好民众,麻辣鲜香有尊严。    且呼重庆主政者,不忙澄清先道*歉,长使人间寒凉化暖热

其一

卖草翁,种草编芯蜀原东。卖草得钱何所用,口中蔬食肚正空。可怜耄耋鬓已斑,心忧谁买愿客涌。日来山城火炉烘,破晓到晚立足痛。人疲心乏仍忧卖,无奈沧桑复古翁。  炫炫孔武来是谁?河蟹使者檐帽儿。手把利器口称滚,回头凶面欲使棍。一声叹,千余悲,怒将城管比耻种。半刻不到警出工,称是误会勿乱动。  

其二:

灯草翁,灯草翁,贩卖灯草闹市中。    灯草卖去何所值,身上衣裳口中食。    灯草早已无用处,解放碑下寄余生。    翩翩黄衣来是谁?手扯灯草叱其归。    解放碑是重庆大客厅,哪容尔辈摆摊灯草翁。    年事已高泪痕满,手扶棒棒起身迟。    怒火燃尽行人目,众臂高呼重庆要和谐。    公安如临大敌起,拖将老者局子去,    “不明真相”万民聚,官**员声称此次执*法无暴*力,    奉劝网民休使气,此等事态且平息。    忽忆幼时诵唐诗,字字句句原来皆玑珠。    灯草翁,灯草翁,恰如唐代卖炭翁,时空错乱古今忧心一体同。    且将敬惜老者泪,尽作耿耿灯火夜不眠。    灯草翁,灯草翁,又让忆起丹麦安徒生。    有谁来卖女孩的火柴,又有谁买过灯草翁用不上的灯芯。    油枯灯残火不灭,抗议只因心中有爱有美不畏怯。    珍重渝城好民众,麻辣鲜香有尊严。    且呼重庆主政者,不忙澄清先道*歉,长使人间寒凉化暖热

卖草翁——有感重庆80岁老人解放碑卖灯草遭执法欺辱卖草翁——有感重庆80岁老人解放碑卖灯草遭执法欺辱

其一

卖草翁,种草编芯蜀原东。卖草得钱何所用,口中蔬食肚正空。可怜耄耋鬓已斑,心忧谁买愿客涌。日来山城火炉烘,破晓到晚立足痛。人疲心乏仍忧卖,无奈沧桑复古翁。  炫炫孔武来是谁?河蟹使者檐帽儿。手把利器口称滚,回头凶面欲使棍。一声叹,千余悲,怒将城管比耻种。半刻不到警出工,称是误会勿乱动。  

其二:

灯草翁,灯草翁,贩卖灯草闹市中。    灯草卖去何所值,身上衣裳口中食。    灯草早已无用处,解放碑下寄余生。    翩翩黄衣来是谁?手扯灯草叱其归。    解放碑是重庆大客厅,哪容尔辈摆摊灯草翁。    年事已高泪痕满,手扶棒棒起身迟。    怒火燃尽行人目,众臂高呼重庆要和谐。    公安如临大敌起,拖将老者局子去,    “不明真相”万民聚,官**员声称此次执*法无暴*力,    奉劝网民休使气,此等事态且平息。    忽忆幼时诵唐诗,字字句句原来皆玑珠。    灯草翁,灯草翁,恰如唐代卖炭翁,时空错乱古今忧心一体同。    且将敬惜老者泪,尽作耿耿灯火夜不眠。    灯草翁,灯草翁,又让忆起丹麦安徒生。    有谁来卖女孩的火柴,又有谁买过灯草翁用不上的灯芯。    油枯灯残火不灭,抗议只因心中有爱有美不畏怯。    珍重渝城好民众,麻辣鲜香有尊严。    且呼重庆主政者,不忙澄清先道*歉,长使人间寒凉化暖热

其一

卖草翁,种草编芯蜀原东。卖草得钱何所用,口中蔬食肚正空。可怜耄耋鬓已斑,心忧谁买愿客涌。日来山城火炉烘,破晓到晚立足痛。人疲心乏仍忧卖,无奈沧桑复古翁。  炫炫孔武来是谁?河蟹使者檐帽儿。手把利器口称滚,回头凶面欲使棍。一声叹,千余悲,怒将城管比耻种。半刻不到警出工,称是误会勿乱动。  

其二:

灯草翁,灯草翁,贩卖灯草闹市中。    灯草卖去何所值,身上衣裳口中食。    灯草早已无用处,解放碑下寄余生。    翩翩黄衣来是谁?手扯灯草叱其归。    解放碑是重庆大客厅,哪容尔辈摆摊灯草翁。    年事已高泪痕满,手扶棒棒起身迟。    怒火燃尽行人目,众臂高呼重庆要和谐。    公安如临大敌起,拖将老者局子去,    “不明真相”万民聚,官**员声称此次执*法无暴*力,    奉劝网民休使气,此等事态且平息。    忽忆幼时诵唐诗,字字句句原来皆玑珠。    灯草翁,灯草翁,恰如唐代卖炭翁,时空错乱古今忧心一体同。    且将敬惜老者泪,尽作耿耿灯火夜不眠。    灯草翁,灯草翁,又让忆起丹麦安徒生。    有谁来卖女孩的火柴,又有谁买过灯草翁用不上的灯芯。    油枯灯残火不灭,抗议只因心中有爱有美不畏怯。    珍重渝城好民众,麻辣鲜香有尊严。    且呼重庆主政者,不忙澄清先道*歉,长使人间寒凉化暖热

卖草翁——有感重庆80岁老人解放碑卖灯草遭执法欺辱

其一

卖草翁,种草编芯蜀原东。卖草得钱何所用,口中蔬食肚正空。可怜耄耋鬓已斑,心忧谁买愿客涌。日来山城火炉烘,破晓到晚立足痛。人疲心乏仍忧卖,无奈沧桑复古翁。  炫炫孔武来是谁?河蟹使者檐帽儿。手把利器口称滚,回头凶面欲使棍。一声叹,千余悲,怒将城管比耻种。半刻不到警出工,称是误会勿乱动。  

其二:

灯草翁,灯草翁,贩卖灯草闹市中。    灯草卖去何所值,身上衣裳口中食。    灯草早已无用处,解放碑下寄余生。    翩翩黄衣来是谁?手扯灯草叱其归。    解放碑是重庆大客厅,哪容尔辈摆摊灯草翁。    年事已高泪痕满,手扶棒棒起身迟。    怒火燃尽行人目,众臂高呼重庆要和谐。    公安如临大敌起,拖将老者局子去,    “不明真相”万民聚,官**员声称此次执*法无暴*力,    奉劝网民休使气,此等事态且平息。    忽忆幼时诵唐诗,字字句句原来皆玑珠。    灯草翁,灯草翁,恰如唐代卖炭翁,时空错乱古今忧心一体同。    且将敬惜老者泪,尽作耿耿灯火夜不眠。    灯草翁,灯草翁,又让忆起丹麦安徒生。    有谁来卖女孩的火柴,又有谁买过灯草翁用不上的灯芯。    油枯灯残火不灭,抗议只因心中有爱有美不畏怯。    珍重渝城好民众,麻辣鲜香有尊严。    且呼重庆主政者,不忙澄清先道*歉,长使人间寒凉化暖热

其一

卖草翁,种草编芯蜀原东。卖草得钱何所用,口中蔬食肚正空。可怜耄耋鬓已斑,心忧谁买愿客涌。日来山城火炉烘,破晓到晚立足痛。人疲心乏仍忧卖,无奈沧桑复古翁。  炫炫孔武来是谁?河蟹使者檐帽儿。手把利器口称滚,回头凶面欲使棍。一声叹,千余悲,怒将城管比耻种。半刻不到警出工,称是误会勿乱动。  

其二:

灯草翁,灯草翁,贩卖灯草闹市中。    灯草卖去何所值,身上衣裳口中食。    灯草早已无用处,解放碑下寄余生。    翩翩黄衣来是谁?手扯灯草叱其归。    解放碑是重庆大客厅,哪容尔辈摆摊灯草翁。    年事已高泪痕满,手扶棒棒起身迟。    怒火燃尽行人目,众臂高呼重庆要和谐。    公安如临大敌起,拖将老者局子去,    “不明真相”万民聚,官**员声称此次执*法无暴*力,    奉劝网民休使气,此等事态且平息。    忽忆幼时诵唐诗,字字句句原来皆玑珠。    灯草翁,灯草翁,恰如唐代卖炭翁,时空错乱古今忧心一体同。    且将敬惜老者泪,尽作耿耿灯火夜不眠。    灯草翁,灯草翁,又让忆起丹麦安徒生。    有谁来卖女孩的火柴,又有谁买过灯草翁用不上的灯芯。    油枯灯残火不灭,抗议只因心中有爱有美不畏怯。    珍重渝城好民众,麻辣鲜香有尊严。    且呼重庆主政者,不忙澄清先道*歉,长使人间寒凉化暖热

卖草翁——有感重庆80岁老人解放碑卖灯草遭执法欺辱

其一

卖草翁,种草编芯蜀原东。卖草得钱何所用,口中蔬食肚正空。可怜耄耋鬓已斑,心忧谁买愿客涌。日来山城火炉烘,破晓到晚立足痛。人疲心乏仍忧卖,无奈沧桑复古翁。  炫炫孔武来是谁?河蟹使者檐帽儿。手把利器口称滚,回头凶面欲使棍。一声叹,千余悲,怒将城管比耻种。半刻不到警出工,称是误会勿乱动。  

其二:

灯草翁,灯草翁,贩卖灯草闹市中。    灯草卖去何所值,身上衣裳口中食。    灯草早已无用处,解放碑下寄余生。    翩翩黄衣来是谁?手扯灯草叱其归。    解放碑是重庆大客厅,哪容尔辈摆摊灯草翁。    年事已高泪痕满,手扶棒棒起身迟。    怒火燃尽行人目,众臂高呼重庆要和谐。    公安如临大敌起,拖将老者局子去,    “不明真相”万民聚,官**员声称此次执*法无暴*力,    奉劝网民休使气,此等事态且平息。    忽忆幼时诵唐诗,字字句句原来皆玑珠。    灯草翁,灯草翁,恰如唐代卖炭翁,时空错乱古今忧心一体同。    且将敬惜老者泪,尽作耿耿灯火夜不眠。    灯草翁,灯草翁,又让忆起丹麦安徒生。    有谁来卖女孩的火柴,又有谁买过灯草翁用不上的灯芯。    油枯灯残火不灭,抗议只因心中有爱有美不畏怯。    珍重渝城好民众,麻辣鲜香有尊严。    且呼重庆主政者,不忙澄清先道*歉,长使人间寒凉化暖热

卖草翁——有感重庆80岁老人解放碑卖灯草遭执法欺辱

其一

卖草翁,种草编芯蜀原东。卖草得钱何所用,口中蔬食肚正空。可怜耄耋鬓已斑,心忧谁买愿客涌。日来山城火炉烘,破晓到晚立足痛。人疲心乏仍忧卖,无奈沧桑复古翁。  炫炫孔武来是谁?河蟹使者檐帽儿。手把利器口称滚,回头凶面欲使棍。一声叹,千余悲,怒将城管比耻种。半刻不到警出工,称是误会勿乱动。  

其二:

灯草翁,灯草翁,贩卖灯草闹市中。    灯草卖去何所值,身上衣裳口中食。    灯草早已无用处,解放碑下寄余生。    翩翩黄衣来是谁?手扯灯草叱其归。    解放碑是重庆大客厅,哪容尔辈摆摊灯草翁。    年事已高泪痕满,手扶棒棒起身迟。    怒火燃尽行人目,众臂高呼重庆要和谐。    公安如临大敌起,拖将老者局子去,    “不明真相”万民聚,官**员声称此次执*法无暴*力,    奉劝网民休使气,此等事态且平息。    忽忆幼时诵唐诗,字字句句原来皆玑珠。    灯草翁,灯草翁,恰如唐代卖炭翁,时空错乱古今忧心一体同。    且将敬惜老者泪,尽作耿耿灯火夜不眠。    灯草翁,灯草翁,又让忆起丹麦安徒生。    有谁来卖女孩的火柴,又有谁买过灯草翁用不上的灯芯。    油枯灯残火不灭,抗议只因心中有爱有美不畏怯。    珍重渝城好民众,麻辣鲜香有尊严。    且呼重庆主政者,不忙澄清先道*歉,长使人间寒凉化暖热

卖草翁——有感重庆80岁老人解放碑卖灯草遭执法欺辱

2.卖草翁——有感重庆80岁老人解放碑卖灯草遭执法欺辱。

卖草翁——有感重庆80岁老人解放碑卖灯草遭执法欺辱卖草翁——有感重庆80岁老人解放碑卖灯草遭执法欺辱卖草翁——有感重庆80岁老人解放碑卖灯草遭执法欺辱卖草翁——有感重庆80岁老人解放碑卖灯草遭执法欺辱

3.

其一

卖草翁,种草编芯蜀原东。卖草得钱何所用,口中蔬食肚正空。可怜耄耋鬓已斑,心忧谁买愿客涌。日来山城火炉烘,破晓到晚立足痛。人疲心乏仍忧卖,无奈沧桑复古翁。  炫炫孔武来是谁?河蟹使者檐帽儿。手把利器口称滚,回头凶面欲使棍。一声叹,千余悲,怒将城管比耻种。半刻不到警出工,称是误会勿乱动。  

其二:

灯草翁,灯草翁,贩卖灯草闹市中。    灯草卖去何所值,身上衣裳口中食。    灯草早已无用处,解放碑下寄余生。    翩翩黄衣来是谁?手扯灯草叱其归。    解放碑是重庆大客厅,哪容尔辈摆摊灯草翁。    年事已高泪痕满,手扶棒棒起身迟。    怒火燃尽行人目,众臂高呼重庆要和谐。    公安如临大敌起,拖将老者局子去,    “不明真相”万民聚,官**员声称此次执*法无暴*力,    奉劝网民休使气,此等事态且平息。    忽忆幼时诵唐诗,字字句句原来皆玑珠。    灯草翁,灯草翁,恰如唐代卖炭翁,时空错乱古今忧心一体同。    且将敬惜老者泪,尽作耿耿灯火夜不眠。    灯草翁,灯草翁,又让忆起丹麦安徒生。    有谁来卖女孩的火柴,又有谁买过灯草翁用不上的灯芯。    油枯灯残火不灭,抗议只因心中有爱有美不畏怯。    珍重渝城好民众,麻辣鲜香有尊严。    且呼重庆主政者,不忙澄清先道*歉,长使人间寒凉化暖热

其一

卖草翁,种草编芯蜀原东。卖草得钱何所用,口中蔬食肚正空。可怜耄耋鬓已斑,心忧谁买愿客涌。日来山城火炉烘,破晓到晚立足痛。人疲心乏仍忧卖,无奈沧桑复古翁。  炫炫孔武来是谁?河蟹使者檐帽儿。手把利器口称滚,回头凶面欲使棍。一声叹,千余悲,怒将城管比耻种。半刻不到警出工,称是误会勿乱动。  

其二:

灯草翁,灯草翁,贩卖灯草闹市中。    灯草卖去何所值,身上衣裳口中食。    灯草早已无用处,解放碑下寄余生。    翩翩黄衣来是谁?手扯灯草叱其归。    解放碑是重庆大客厅,哪容尔辈摆摊灯草翁。    年事已高泪痕满,手扶棒棒起身迟。    怒火燃尽行人目,众臂高呼重庆要和谐。    公安如临大敌起,拖将老者局子去,    “不明真相”万民聚,官**员声称此次执*法无暴*力,    奉劝网民休使气,此等事态且平息。    忽忆幼时诵唐诗,字字句句原来皆玑珠。    灯草翁,灯草翁,恰如唐代卖炭翁,时空错乱古今忧心一体同。    且将敬惜老者泪,尽作耿耿灯火夜不眠。    灯草翁,灯草翁,又让忆起丹麦安徒生。    有谁来卖女孩的火柴,又有谁买过灯草翁用不上的灯芯。    油枯灯残火不灭,抗议只因心中有爱有美不畏怯。    珍重渝城好民众,麻辣鲜香有尊严。    且呼重庆主政者,不忙澄清先道*歉,长使人间寒凉化暖热

其一

卖草翁,种草编芯蜀原东。卖草得钱何所用,口中蔬食肚正空。可怜耄耋鬓已斑,心忧谁买愿客涌。日来山城火炉烘,破晓到晚立足痛。人疲心乏仍忧卖,无奈沧桑复古翁。  炫炫孔武来是谁?河蟹使者檐帽儿。手把利器口称滚,回头凶面欲使棍。一声叹,千余悲,怒将城管比耻种。半刻不到警出工,称是误会勿乱动。  

其二:

灯草翁,灯草翁,贩卖灯草闹市中。    灯草卖去何所值,身上衣裳口中食。    灯草早已无用处,解放碑下寄余生。    翩翩黄衣来是谁?手扯灯草叱其归。    解放碑是重庆大客厅,哪容尔辈摆摊灯草翁。    年事已高泪痕满,手扶棒棒起身迟。    怒火燃尽行人目,众臂高呼重庆要和谐。    公安如临大敌起,拖将老者局子去,    “不明真相”万民聚,官**员声称此次执*法无暴*力,    奉劝网民休使气,此等事态且平息。    忽忆幼时诵唐诗,字字句句原来皆玑珠。    灯草翁,灯草翁,恰如唐代卖炭翁,时空错乱古今忧心一体同。    且将敬惜老者泪,尽作耿耿灯火夜不眠。    灯草翁,灯草翁,又让忆起丹麦安徒生。    有谁来卖女孩的火柴,又有谁买过灯草翁用不上的灯芯。    油枯灯残火不灭,抗议只因心中有爱有美不畏怯。    珍重渝城好民众,麻辣鲜香有尊严。    且呼重庆主政者,不忙澄清先道*歉,长使人间寒凉化暖热

其一

卖草翁,种草编芯蜀原东。卖草得钱何所用,口中蔬食肚正空。可怜耄耋鬓已斑,心忧谁买愿客涌。日来山城火炉烘,破晓到晚立足痛。人疲心乏仍忧卖,无奈沧桑复古翁。  炫炫孔武来是谁?河蟹使者檐帽儿。手把利器口称滚,回头凶面欲使棍。一声叹,千余悲,怒将城管比耻种。半刻不到警出工,称是误会勿乱动。  

其二:

灯草翁,灯草翁,贩卖灯草闹市中。    灯草卖去何所值,身上衣裳口中食。    灯草早已无用处,解放碑下寄余生。    翩翩黄衣来是谁?手扯灯草叱其归。    解放碑是重庆大客厅,哪容尔辈摆摊灯草翁。    年事已高泪痕满,手扶棒棒起身迟。    怒火燃尽行人目,众臂高呼重庆要和谐。    公安如临大敌起,拖将老者局子去,    “不明真相”万民聚,官**员声称此次执*法无暴*力,    奉劝网民休使气,此等事态且平息。    忽忆幼时诵唐诗,字字句句原来皆玑珠。    灯草翁,灯草翁,恰如唐代卖炭翁,时空错乱古今忧心一体同。    且将敬惜老者泪,尽作耿耿灯火夜不眠。    灯草翁,灯草翁,又让忆起丹麦安徒生。    有谁来卖女孩的火柴,又有谁买过灯草翁用不上的灯芯。    油枯灯残火不灭,抗议只因心中有爱有美不畏怯。    珍重渝城好民众,麻辣鲜香有尊严。    且呼重庆主政者,不忙澄清先道*歉,长使人间寒凉化暖热

其一

卖草翁,种草编芯蜀原东。卖草得钱何所用,口中蔬食肚正空。可怜耄耋鬓已斑,心忧谁买愿客涌。日来山城火炉烘,破晓到晚立足痛。人疲心乏仍忧卖,无奈沧桑复古翁。  炫炫孔武来是谁?河蟹使者檐帽儿。手把利器口称滚,回头凶面欲使棍。一声叹,千余悲,怒将城管比耻种。半刻不到警出工,称是误会勿乱动。  

其二:

灯草翁,灯草翁,贩卖灯草闹市中。    灯草卖去何所值,身上衣裳口中食。    灯草早已无用处,解放碑下寄余生。    翩翩黄衣来是谁?手扯灯草叱其归。    解放碑是重庆大客厅,哪容尔辈摆摊灯草翁。    年事已高泪痕满,手扶棒棒起身迟。    怒火燃尽行人目,众臂高呼重庆要和谐。    公安如临大敌起,拖将老者局子去,    “不明真相”万民聚,官**员声称此次执*法无暴*力,    奉劝网民休使气,此等事态且平息。    忽忆幼时诵唐诗,字字句句原来皆玑珠。    灯草翁,灯草翁,恰如唐代卖炭翁,时空错乱古今忧心一体同。    且将敬惜老者泪,尽作耿耿灯火夜不眠。    灯草翁,灯草翁,又让忆起丹麦安徒生。    有谁来卖女孩的火柴,又有谁买过灯草翁用不上的灯芯。    油枯灯残火不灭,抗议只因心中有爱有美不畏怯。    珍重渝城好民众,麻辣鲜香有尊严。    且呼重庆主政者,不忙澄清先道*歉,长使人间寒凉化暖热

卖草翁——有感重庆80岁老人解放碑卖灯草遭执法欺辱卖草翁——有感重庆80岁老人解放碑卖灯草遭执法欺辱卖草翁——有感重庆80岁老人解放碑卖灯草遭执法欺辱

4.

其一

卖草翁,种草编芯蜀原东。卖草得钱何所用,口中蔬食肚正空。可怜耄耋鬓已斑,心忧谁买愿客涌。日来山城火炉烘,破晓到晚立足痛。人疲心乏仍忧卖,无奈沧桑复古翁。  炫炫孔武来是谁?河蟹使者檐帽儿。手把利器口称滚,回头凶面欲使棍。一声叹,千余悲,怒将城管比耻种。半刻不到警出工,称是误会勿乱动。  

其二:

灯草翁,灯草翁,贩卖灯草闹市中。    灯草卖去何所值,身上衣裳口中食。    灯草早已无用处,解放碑下寄余生。    翩翩黄衣来是谁?手扯灯草叱其归。    解放碑是重庆大客厅,哪容尔辈摆摊灯草翁。    年事已高泪痕满,手扶棒棒起身迟。    怒火燃尽行人目,众臂高呼重庆要和谐。    公安如临大敌起,拖将老者局子去,    “不明真相”万民聚,官**员声称此次执*法无暴*力,    奉劝网民休使气,此等事态且平息。    忽忆幼时诵唐诗,字字句句原来皆玑珠。    灯草翁,灯草翁,恰如唐代卖炭翁,时空错乱古今忧心一体同。    且将敬惜老者泪,尽作耿耿灯火夜不眠。    灯草翁,灯草翁,又让忆起丹麦安徒生。    有谁来卖女孩的火柴,又有谁买过灯草翁用不上的灯芯。    油枯灯残火不灭,抗议只因心中有爱有美不畏怯。    珍重渝城好民众,麻辣鲜香有尊严。    且呼重庆主政者,不忙澄清先道*歉,长使人间寒凉化暖热

其一

卖草翁,种草编芯蜀原东。卖草得钱何所用,口中蔬食肚正空。可怜耄耋鬓已斑,心忧谁买愿客涌。日来山城火炉烘,破晓到晚立足痛。人疲心乏仍忧卖,无奈沧桑复古翁。  炫炫孔武来是谁?河蟹使者檐帽儿。手把利器口称滚,回头凶面欲使棍。一声叹,千余悲,怒将城管比耻种。半刻不到警出工,称是误会勿乱动。  

其二:

灯草翁,灯草翁,贩卖灯草闹市中。    灯草卖去何所值,身上衣裳口中食。    灯草早已无用处,解放碑下寄余生。    翩翩黄衣来是谁?手扯灯草叱其归。    解放碑是重庆大客厅,哪容尔辈摆摊灯草翁。    年事已高泪痕满,手扶棒棒起身迟。    怒火燃尽行人目,众臂高呼重庆要和谐。    公安如临大敌起,拖将老者局子去,    “不明真相”万民聚,官**员声称此次执*法无暴*力,    奉劝网民休使气,此等事态且平息。    忽忆幼时诵唐诗,字字句句原来皆玑珠。    灯草翁,灯草翁,恰如唐代卖炭翁,时空错乱古今忧心一体同。    且将敬惜老者泪,尽作耿耿灯火夜不眠。    灯草翁,灯草翁,又让忆起丹麦安徒生。    有谁来卖女孩的火柴,又有谁买过灯草翁用不上的灯芯。    油枯灯残火不灭,抗议只因心中有爱有美不畏怯。    珍重渝城好民众,麻辣鲜香有尊严。    且呼重庆主政者,不忙澄清先道*歉,长使人间寒凉化暖热

其一

卖草翁,种草编芯蜀原东。卖草得钱何所用,口中蔬食肚正空。可怜耄耋鬓已斑,心忧谁买愿客涌。日来山城火炉烘,破晓到晚立足痛。人疲心乏仍忧卖,无奈沧桑复古翁。  炫炫孔武来是谁?河蟹使者檐帽儿。手把利器口称滚,回头凶面欲使棍。一声叹,千余悲,怒将城管比耻种。半刻不到警出工,称是误会勿乱动。  

其二:

灯草翁,灯草翁,贩卖灯草闹市中。    灯草卖去何所值,身上衣裳口中食。    灯草早已无用处,解放碑下寄余生。    翩翩黄衣来是谁?手扯灯草叱其归。    解放碑是重庆大客厅,哪容尔辈摆摊灯草翁。    年事已高泪痕满,手扶棒棒起身迟。    怒火燃尽行人目,众臂高呼重庆要和谐。    公安如临大敌起,拖将老者局子去,    “不明真相”万民聚,官**员声称此次执*法无暴*力,    奉劝网民休使气,此等事态且平息。    忽忆幼时诵唐诗,字字句句原来皆玑珠。    灯草翁,灯草翁,恰如唐代卖炭翁,时空错乱古今忧心一体同。    且将敬惜老者泪,尽作耿耿灯火夜不眠。    灯草翁,灯草翁,又让忆起丹麦安徒生。    有谁来卖女孩的火柴,又有谁买过灯草翁用不上的灯芯。    油枯灯残火不灭,抗议只因心中有爱有美不畏怯。    珍重渝城好民众,麻辣鲜香有尊严。    且呼重庆主政者,不忙澄清先道*歉,长使人间寒凉化暖热

卖草翁——有感重庆80岁老人解放碑卖灯草遭执法欺辱卖草翁——有感重庆80岁老人解放碑卖灯草遭执法欺辱

其一

卖草翁,种草编芯蜀原东。卖草得钱何所用,口中蔬食肚正空。可怜耄耋鬓已斑,心忧谁买愿客涌。日来山城火炉烘,破晓到晚立足痛。人疲心乏仍忧卖,无奈沧桑复古翁。  炫炫孔武来是谁?河蟹使者檐帽儿。手把利器口称滚,回头凶面欲使棍。一声叹,千余悲,怒将城管比耻种。半刻不到警出工,称是误会勿乱动。  

其二:

灯草翁,灯草翁,贩卖灯草闹市中。    灯草卖去何所值,身上衣裳口中食。    灯草早已无用处,解放碑下寄余生。    翩翩黄衣来是谁?手扯灯草叱其归。    解放碑是重庆大客厅,哪容尔辈摆摊灯草翁。    年事已高泪痕满,手扶棒棒起身迟。    怒火燃尽行人目,众臂高呼重庆要和谐。    公安如临大敌起,拖将老者局子去,    “不明真相”万民聚,官**员声称此次执*法无暴*力,    奉劝网民休使气,此等事态且平息。    忽忆幼时诵唐诗,字字句句原来皆玑珠。    灯草翁,灯草翁,恰如唐代卖炭翁,时空错乱古今忧心一体同。    且将敬惜老者泪,尽作耿耿灯火夜不眠。    灯草翁,灯草翁,又让忆起丹麦安徒生。    有谁来卖女孩的火柴,又有谁买过灯草翁用不上的灯芯。    油枯灯残火不灭,抗议只因心中有爱有美不畏怯。    珍重渝城好民众,麻辣鲜香有尊严。    且呼重庆主政者,不忙澄清先道*歉,长使人间寒凉化暖热

其一

卖草翁,种草编芯蜀原东。卖草得钱何所用,口中蔬食肚正空。可怜耄耋鬓已斑,心忧谁买愿客涌。日来山城火炉烘,破晓到晚立足痛。人疲心乏仍忧卖,无奈沧桑复古翁。  炫炫孔武来是谁?河蟹使者檐帽儿。手把利器口称滚,回头凶面欲使棍。一声叹,千余悲,怒将城管比耻种。半刻不到警出工,称是误会勿乱动。  

其二:

灯草翁,灯草翁,贩卖灯草闹市中。    灯草卖去何所值,身上衣裳口中食。    灯草早已无用处,解放碑下寄余生。    翩翩黄衣来是谁?手扯灯草叱其归。    解放碑是重庆大客厅,哪容尔辈摆摊灯草翁。    年事已高泪痕满,手扶棒棒起身迟。    怒火燃尽行人目,众臂高呼重庆要和谐。    公安如临大敌起,拖将老者局子去,    “不明真相”万民聚,官**员声称此次执*法无暴*力,    奉劝网民休使气,此等事态且平息。    忽忆幼时诵唐诗,字字句句原来皆玑珠。    灯草翁,灯草翁,恰如唐代卖炭翁,时空错乱古今忧心一体同。    且将敬惜老者泪,尽作耿耿灯火夜不眠。    灯草翁,灯草翁,又让忆起丹麦安徒生。    有谁来卖女孩的火柴,又有谁买过灯草翁用不上的灯芯。    油枯灯残火不灭,抗议只因心中有爱有美不畏怯。    珍重渝城好民众,麻辣鲜香有尊严。    且呼重庆主政者,不忙澄清先道*歉,长使人间寒凉化暖热

其一

卖草翁,种草编芯蜀原东。卖草得钱何所用,口中蔬食肚正空。可怜耄耋鬓已斑,心忧谁买愿客涌。日来山城火炉烘,破晓到晚立足痛。人疲心乏仍忧卖,无奈沧桑复古翁。  炫炫孔武来是谁?河蟹使者檐帽儿。手把利器口称滚,回头凶面欲使棍。一声叹,千余悲,怒将城管比耻种。半刻不到警出工,称是误会勿乱动。  

其二:

灯草翁,灯草翁,贩卖灯草闹市中。    灯草卖去何所值,身上衣裳口中食。    灯草早已无用处,解放碑下寄余生。    翩翩黄衣来是谁?手扯灯草叱其归。    解放碑是重庆大客厅,哪容尔辈摆摊灯草翁。    年事已高泪痕满,手扶棒棒起身迟。    怒火燃尽行人目,众臂高呼重庆要和谐。    公安如临大敌起,拖将老者局子去,    “不明真相”万民聚,官**员声称此次执*法无暴*力,    奉劝网民休使气,此等事态且平息。    忽忆幼时诵唐诗,字字句句原来皆玑珠。    灯草翁,灯草翁,恰如唐代卖炭翁,时空错乱古今忧心一体同。    且将敬惜老者泪,尽作耿耿灯火夜不眠。    灯草翁,灯草翁,又让忆起丹麦安徒生。    有谁来卖女孩的火柴,又有谁买过灯草翁用不上的灯芯。    油枯灯残火不灭,抗议只因心中有爱有美不畏怯。    珍重渝城好民众,麻辣鲜香有尊严。    且呼重庆主政者,不忙澄清先道*歉,长使人间寒凉化暖热

卖草翁——有感重庆80岁老人解放碑卖灯草遭执法欺辱卖草翁——有感重庆80岁老人解放碑卖灯草遭执法欺辱卖草翁——有感重庆80岁老人解放碑卖灯草遭执法欺辱

其一

卖草翁,种草编芯蜀原东。卖草得钱何所用,口中蔬食肚正空。可怜耄耋鬓已斑,心忧谁买愿客涌。日来山城火炉烘,破晓到晚立足痛。人疲心乏仍忧卖,无奈沧桑复古翁。  炫炫孔武来是谁?河蟹使者檐帽儿。手把利器口称滚,回头凶面欲使棍。一声叹,千余悲,怒将城管比耻种。半刻不到警出工,称是误会勿乱动。  

其二:

灯草翁,灯草翁,贩卖灯草闹市中。    灯草卖去何所值,身上衣裳口中食。    灯草早已无用处,解放碑下寄余生。    翩翩黄衣来是谁?手扯灯草叱其归。    解放碑是重庆大客厅,哪容尔辈摆摊灯草翁。    年事已高泪痕满,手扶棒棒起身迟。    怒火燃尽行人目,众臂高呼重庆要和谐。    公安如临大敌起,拖将老者局子去,    “不明真相”万民聚,官**员声称此次执*法无暴*力,    奉劝网民休使气,此等事态且平息。    忽忆幼时诵唐诗,字字句句原来皆玑珠。    灯草翁,灯草翁,恰如唐代卖炭翁,时空错乱古今忧心一体同。    且将敬惜老者泪,尽作耿耿灯火夜不眠。    灯草翁,灯草翁,又让忆起丹麦安徒生。    有谁来卖女孩的火柴,又有谁买过灯草翁用不上的灯芯。    油枯灯残火不灭,抗议只因心中有爱有美不畏怯。    珍重渝城好民众,麻辣鲜香有尊严。    且呼重庆主政者,不忙澄清先道*歉,长使人间寒凉化暖热

。官方AG

展开全文
相关文章
环亚集团

卖草翁——有感重庆80岁老人解放碑卖灯草遭执法欺辱

ag大厅

卖草翁——有感重庆80岁老人解放碑卖灯草遭执法欺辱....

58真人娱乐平台

卖草翁——有感重庆80岁老人解放碑卖灯草遭执法欺辱....

水晶宫国际

其一

卖草翁,种草编芯蜀原东。卖草得钱何所用,口中蔬食肚正空。可怜耄耋鬓已斑,心忧谁买愿客涌。日来山城火炉烘,破晓到晚立足痛。人疲心乏仍忧卖,无奈沧桑复古翁。  炫炫孔武来是谁?河蟹使者檐帽儿。手把利器口称滚,回头凶面欲使棍。一声叹,千余悲,怒将城管比耻种。半刻不到警出工,称是误会勿乱动。  

其二:

灯草翁,灯草翁,贩卖灯草闹市中。    灯草卖去何所值,身上衣裳口中食。    灯草早已无用处,解放碑下寄余生。    翩翩黄衣来是谁?手扯灯草叱其归。    解放碑是重庆大客厅,哪容尔辈摆摊灯草翁。    年事已高泪痕满,手扶棒棒起身迟。    怒火燃尽行人目,众臂高呼重庆要和谐。    公安如临大敌起,拖将老者局子去,    “不明真相”万民聚,官**员声称此次执*法无暴*力,    奉劝网民休使气,此等事态且平息。    忽忆幼时诵唐诗,字字句句原来皆玑珠。    灯草翁,灯草翁,恰如唐代卖炭翁,时空错乱古今忧心一体同。    且将敬惜老者泪,尽作耿耿灯火夜不眠。    灯草翁,灯草翁,又让忆起丹麦安徒生。    有谁来卖女孩的火柴,又有谁买过灯草翁用不上的灯芯。    油枯灯残火不灭,抗议只因心中有爱有美不畏怯。    珍重渝城好民众,麻辣鲜香有尊严。    且呼重庆主政者,不忙澄清先道*歉,长使人间寒凉化暖热

....

12博

其一

卖草翁,种草编芯蜀原东。卖草得钱何所用,口中蔬食肚正空。可怜耄耋鬓已斑,心忧谁买愿客涌。日来山城火炉烘,破晓到晚立足痛。人疲心乏仍忧卖,无奈沧桑复古翁。  炫炫孔武来是谁?河蟹使者檐帽儿。手把利器口称滚,回头凶面欲使棍。一声叹,千余悲,怒将城管比耻种。半刻不到警出工,称是误会勿乱动。  

其二:

灯草翁,灯草翁,贩卖灯草闹市中。    灯草卖去何所值,身上衣裳口中食。    灯草早已无用处,解放碑下寄余生。    翩翩黄衣来是谁?手扯灯草叱其归。    解放碑是重庆大客厅,哪容尔辈摆摊灯草翁。    年事已高泪痕满,手扶棒棒起身迟。    怒火燃尽行人目,众臂高呼重庆要和谐。    公安如临大敌起,拖将老者局子去,    “不明真相”万民聚,官**员声称此次执*法无暴*力,    奉劝网民休使气,此等事态且平息。    忽忆幼时诵唐诗,字字句句原来皆玑珠。    灯草翁,灯草翁,恰如唐代卖炭翁,时空错乱古今忧心一体同。    且将敬惜老者泪,尽作耿耿灯火夜不眠。    灯草翁,灯草翁,又让忆起丹麦安徒生。    有谁来卖女孩的火柴,又有谁买过灯草翁用不上的灯芯。    油枯灯残火不灭,抗议只因心中有爱有美不畏怯。    珍重渝城好民众,麻辣鲜香有尊严。    且呼重庆主政者,不忙澄清先道*歉,长使人间寒凉化暖热

....

相关资讯
m88

其一

卖草翁,种草编芯蜀原东。卖草得钱何所用,口中蔬食肚正空。可怜耄耋鬓已斑,心忧谁买愿客涌。日来山城火炉烘,破晓到晚立足痛。人疲心乏仍忧卖,无奈沧桑复古翁。  炫炫孔武来是谁?河蟹使者檐帽儿。手把利器口称滚,回头凶面欲使棍。一声叹,千余悲,怒将城管比耻种。半刻不到警出工,称是误会勿乱动。  

其二:

灯草翁,灯草翁,贩卖灯草闹市中。    灯草卖去何所值,身上衣裳口中食。    灯草早已无用处,解放碑下寄余生。    翩翩黄衣来是谁?手扯灯草叱其归。    解放碑是重庆大客厅,哪容尔辈摆摊灯草翁。    年事已高泪痕满,手扶棒棒起身迟。    怒火燃尽行人目,众臂高呼重庆要和谐。    公安如临大敌起,拖将老者局子去,    “不明真相”万民聚,官**员声称此次执*法无暴*力,    奉劝网民休使气,此等事态且平息。    忽忆幼时诵唐诗,字字句句原来皆玑珠。    灯草翁,灯草翁,恰如唐代卖炭翁,时空错乱古今忧心一体同。    且将敬惜老者泪,尽作耿耿灯火夜不眠。    灯草翁,灯草翁,又让忆起丹麦安徒生。    有谁来卖女孩的火柴,又有谁买过灯草翁用不上的灯芯。    油枯灯残火不灭,抗议只因心中有爱有美不畏怯。    珍重渝城好民众,麻辣鲜香有尊严。    且呼重庆主政者,不忙澄清先道*歉,长使人间寒凉化暖热

....

ag环亚真人

其一

卖草翁,种草编芯蜀原东。卖草得钱何所用,口中蔬食肚正空。可怜耄耋鬓已斑,心忧谁买愿客涌。日来山城火炉烘,破晓到晚立足痛。人疲心乏仍忧卖,无奈沧桑复古翁。  炫炫孔武来是谁?河蟹使者檐帽儿。手把利器口称滚,回头凶面欲使棍。一声叹,千余悲,怒将城管比耻种。半刻不到警出工,称是误会勿乱动。  

其二:

灯草翁,灯草翁,贩卖灯草闹市中。    灯草卖去何所值,身上衣裳口中食。    灯草早已无用处,解放碑下寄余生。    翩翩黄衣来是谁?手扯灯草叱其归。    解放碑是重庆大客厅,哪容尔辈摆摊灯草翁。    年事已高泪痕满,手扶棒棒起身迟。    怒火燃尽行人目,众臂高呼重庆要和谐。    公安如临大敌起,拖将老者局子去,    “不明真相”万民聚,官**员声称此次执*法无暴*力,    奉劝网民休使气,此等事态且平息。    忽忆幼时诵唐诗,字字句句原来皆玑珠。    灯草翁,灯草翁,恰如唐代卖炭翁,时空错乱古今忧心一体同。    且将敬惜老者泪,尽作耿耿灯火夜不眠。    灯草翁,灯草翁,又让忆起丹麦安徒生。    有谁来卖女孩的火柴,又有谁买过灯草翁用不上的灯芯。    油枯灯残火不灭,抗议只因心中有爱有美不畏怯。    珍重渝城好民众,麻辣鲜香有尊严。    且呼重庆主政者,不忙澄清先道*歉,长使人间寒凉化暖热

....

热门资讯